茄子app怎么找不到了

   不等康奈尔叫停, 连胜先喊停了。

   “等一等,我先说两句。”连胜拄着自己的枪, 吸了口气, 说道:“兄弟们啊……”

   兄弟们很有自觉道:“我对我们也很失望啊。”

   连胜说:“不要再执着于你们的地图了, 抛开地图!不是所有情况下,外部数据都可以清楚传递给你们的,而且也不是所有的数据都是正确的。更多时候是条件限制, 你们只能依靠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判断。同伴就在你们旁边,为什么不相信他们, 为什么不转过身看看他们呢?”

   众人低头沉默。

   “每次行动之前, 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去看通讯器里的地图,这是非常, 以及极端不好的习惯!战场上的时间是很宝贵,宝贵就宝贵在那一眼的空隙里。你在迎战和防御的时候,就已经要眼观八方。周围的情况都在你们的脑海里, 那还看什么地图?用耳朵听用脑子想就好了, 听从我的指令啊!看地图只是多此一举的,求自己心安的多余动作而已!”连胜说,“所有技术的发展,是为了让你们更好的应用, 可是如果它反成了掣肘你们行动的包袱, 就给我丢掉。明白了没有?”

   男生迟疑了一秒, 问道:“丢……真的丢掉吗?”

   连胜怒道:“……我丢你哦!”

   哈里在对面捧腹大笑。

   “现在开始听从我的指挥!注意是听从我的指挥!地图我来看!有什么情况我会告诉你们, 你们自己都放激灵点, 别想放个屁都等着打报告!”连胜中气十足的说道,“二排队员请注意!随时关注前方战况。如果前线需要支援你们就直接上行。攻击手可以替补侦查员但是侦查员别上赶着送死!每个人都必须要兼具近战和远攻的能力,发现配置不对的时候自觉更换位置。”

   连胜:“副指挥,从现在开始停止对他们的行动提示。优点传递敌军战况,再根据我的指令进行粗略调整。”

   “现在重新开始!所有人听我指挥!”连胜重新蹲下,“看他们不爽就给我打倒他们!就位!列队!”

  
气质优雅双眼皮

   两边人重新就位,等待开始。

   他们太习惯地图了。不管是在三夭的训练里,还是在机甲驾驶舱里。那时候的地图是直接展示在他们眼前的,清楚明晰。

   但现实情况显然不会总是这么美好,交战中他们更需要的是自己的本能行动。

   连胜抿了抿唇。

   明明士兵有八十分的水准,却只能打出六十分的成绩,作为一个指挥,是非常憋屈的。

   太糟糕了,不将他们的潜力调动出来,简直愧对她总指挥的位置。

   双方重新开始。

   连胜逼迫着他们修改自己的习惯,不再去看。鲁明远的责任也轻了下来。

   起码他不用像个保姆一样,事事都在地图上标示出来。许多数据,过一遍脑就可以了。

   季班握着手里的镜架,靠着器械观察最前线的情况,喊道:“哦哦哦!”

   鲁明远看着他传过来的视角,没发现什么问题:“怎么了?有什么变动?”

   季班扭过头说:“没有。没什么好说的。我就哦哦。”

   鲁明远:“……”

   这种最原始的排兵情况,连胜还是很有经验的。而且她对敌军战力的把握也很准确,给出的指示基本能切中要害。

   只要士兵动作到位,速度达标,那就没有多大问题的。

   康奈尔和哈里也很自觉,没有跟着大部队一起进攻。在行动中,会根据对方的情况适当放放水。

   连胜这边毕竟有着一定人数优势,虽然有些卡顿,但总算保持了下来。

   随后众人开始回收演习武器,新开一轮。

   他们发现合作比单干要困难多了。不仅要注意敌军的情况和自身的安危,还要时刻准备去支援队友,又不至于给别人添乱。

   战场是一个没有重来机会的地方,自己走错,立马就会影响他人。即便是训练,他们依旧很紧张。

   将各式爆破武器重新装备回身上,已经快中午了。

   连胜圣光普照般的安慰众人道:“排兵嘛,熟悉熟悉就好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磨合是需要时间的,慢慢来啊。”

 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 刚刚那暴躁到要砍人的似乎不是她。

   他们直接在哨塔下面等午饭。

   男生们聚在一起,回忆之前的战况,讨论着正确应该怎样应变,刚刚都犯了什么错误,顺便小小的吹嘘一下自己的实绩。

   张策凑过来问道:“总指挥有什么想说的?对我们有什么评价吗?”

   连胜虚弱摇头:“总指挥什么都不想说。”

   她喊了一早上了,喉咙都哑了。

   旁边康奈尔朝着连胜走过来,哈里跟在他的身后。康奈尔说道:“中午你们自己训练,就是照旧。你来负责吧。”

   他想了想问道:“你以前打过仗吗?”

   那种熟练感,和面对情况时的紧急应变力,以及强大的气场,与其他训练兵太不同了。面对战争时,那种心理的落差,只有真正经历过的经验才可以补足。

   如果说这群训练兵还是羽翼未满的雏鸟,连胜就是身经百战的雄鹰。相同点只是他们对于武器都比较陌生。

   康奈尔觉得连胜跟他们是同类人。

   连胜跳过了他第二个问题:“你们下午有事?”

   哈里说:“下午有物资车要过来,我们去帮他们卸货啊。”

   连胜:“他们?”

   哈里:“这边的居民啦。”

   “别介,一起。”连胜想了想,挽起袖子,对着其他人喊道:“下午去帮他们卸物资,有没有要去的?”

   众人纷纷响应:“可以啊。我去!”“那我也去!”

   今天是月初,装卸大量联盟物资的运输飞船到了,物资会由货车运往各处商场。

   军部似乎惯例会派士兵们去帮助本地居民装卸货物,以缓和军民之间的矛盾。不过这些都只是小事,在战争面前,多数人并不领情就是了。

   卡法十二区毕竟是战区,日常巡逻守卫的人员不能撤离。原本就人员紧张,能自由抽调的不多。运送点分散,数量又不少,所以一向很繁忙。

   连胜这次六十几个助阵,康奈尔直接将他们分成十批,指派到各个不同的地方。

   连胜和赵卓荦几个,就跟着康奈尔去主城区最大的一个商场。

   他们到的时候,货车提前到了。周围的店主正在卸货。见他们来了,就停下手里的动作,退到一边做自己的事,俨然没有要帮忙的样子。

   连胜一看这情况,小声道:“不会吧,平时卸货就你们两个?”

   康奈尔说:“我平时不和他一起。”

   哈里笑道:“嘿嘿。平时这边就我一个。我搬完了会去找康奈尔玩。”

   他们没再聊天,直接跳上货车,开始帮忙搬运。

   季班没法做重活,就在一旁指挥他们。或者拎拎小件,找找人,送送信,给他们递水。

   众人埋头干活。卡法这边中午实在是太热了,汗涔涔的流。那些过路的居民也没见谁给他们问声辛苦,甚至都没多看他们一眼。

   一辆车还没卸完,第二辆又来了。

   要知道他们这货车车厢是一节一节的,装得满满当当,真不好卸。

   季班听连胜苦笑出声,说道:“要是我的默示在就好了。它很会干活的。”

   哈里:“默示?”

   季班骄傲道:“我的机甲!”

   哈里说:“嘿!你要是敢把机甲开过来,他们能直接砸死你。”

   他们那么多人,一起卸了俩货车,将东西都送到位,随后第三辆又来了。

   连胜挥手道:“别干了,大家先休息一会儿。都喝口水,小心脱水中暑。”

   季班将他买的水递上去。

   哈里见这边进展不错,应该没有问题,一屁股坐在车上。康奈尔又搬了两个箱子,也停下来休息一下。

   连胜问:“老实说吧,还剩多少?”

   哈里算了算:“还有一半吧。”

   连胜:“你们平时就一个人,这怎么搬的完?”

   要知道他们一行人,加上季班算九个,卸两辆车也用了三个小时。

   “干到晚上呗。”哈里不以为意道,“基地那边晚上休息了,就有人过来一起搬了。”

   连胜没有紧皱,问出了最关键的一件事:“有钱拿吗?”

   两人:“……”

   康奈尔:“没有。是义务劳动。”

   连胜抬手抹了把汗,说道:“这叫压榨童工啊。你们军部对你们太不友好了。”

   两人没有说话。

   他们遵从军部的一切决定。除此之外,他们也没有能做的事情了。

   方见尘还在旁边坚持。

   他因为用力,一张脸都被憋红了,说道:“我真的没想到,当兵会有这么多杂活要做的。”

   扫地啊,卸货啊,挖矿啊。虽然说一个优秀的士兵,必然是全能的,可他们究竟是不是来打仗的啊?

   连胜:“这算什么?以前边关穷,军饷不够,人手又不足,士兵就是劳力,不打仗的时候还得去种田放牛啊。”

   方见尘手一松:“卧靠真的假的?”

   连胜说:“真的啊!有人来了丢下锄头换把刀就可以上阵了。”

   方见尘想象了一下,觉得那画面似乎很厉害的样子。

   他们休息了一阵,决定还是一鼓作气,直接解决了这糟心事。

   已经卸了一半,后场加快速度,也将另外两辆车一起给卸了。

   不得不说,干重活对肌肉的损耗也很大。连胜等人手脚发软,肌肉发颤。再看哈里和康奈尔,已经很习惯了的样子。

   商场这边似乎七点关门。

   运货的车辆从主道驶走,留下九个年轻的士兵满头大汗的站在路边。

   这商场总不能白来,货也不能白卸啊。

   连胜说:“进去逛逛,看看都运来了些什么。买了它!”

   季班:“走!”

   连胜萎靡道:“你先走,我坐一会儿。看完再来告诉我。”

   这个商场还是有点面积的,他们初来乍到,并不熟悉。之前为了速度,也是他们负责卸货,康奈尔和哈里负责运送。

   连胜说:“康奈尔中校,给我们带个路呗。里面有吃的吗?优秀先帮我点一份!”

   康奈尔一言不发,率先上前,用行动表示自己同意。鲁明远和赵卓荦等人跟在他身后进去。

   季班见哈里还坐在原地,也是一个导游,于是道:“那我等你们一起走。连胜你要我帮忙吗?”

   连胜:“那你帮我打个风吗?”

   一拨人进去了,留下三个还坐在路边休息。

   随后哈里站起来,在门口晃来晃去。时不时瞥向连胜,眼神闪烁,似乎很是犹豫。

   连胜看见了,说道:“干什么呢?想问什么就说啊。我是个好人。”

   他犹豫片刻,朝着连胜靠过来,抬手指着上方的小黑板,小声问道:“这个怎么念啊?”

   连胜站起来去看,发现是一堆她也看不懂的鸟文。整齐的排列在一起,连胜不禁眉毛一挑。

   连胜真诚说:“不知道。”

   哈里脸色顿时不好看了,哼了一声:“我也不指望你告诉我呢!”

   连胜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向他,随后抬手招呼:“季班!季班!你过来!”

   季班小跑着过来,兴冲冲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连胜指着墙上:“念。”

   季班点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打折呢。今天里面的饰品店打七折,叶子水果店,苹果打五折。哇!什么什么器材店新货到店。”

   哈里竖着耳朵听,然后一脸诧异的看着连胜,惊道:“你真不认识字啊?”

   连胜:“……”

   哈里问:“你也没念过书吗?”

   连胜皱眉:“这又不是联盟通用语。”

   季班解释说:“她是联盟大学毕业的。哦……我们还算没毕业是吗?但是已经在服役了?”

   哈里又是一惊:“现在联盟的大学这么好考了吗?我以为你们什么都知道!”

   连胜:“……”

   连胜捂住自己的心口,不想和他说话。继续回原位坐着。

   哈里说:“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动啊,我先进去有点事情。待会儿再带你们逛。”

   说着他直接冲进了商场。

   连胜咬着手指,朝季班使了个眼色,两人猥琐的跟在后面。

   就见哈里鬼鬼祟祟的冲进了里面的一家杂货店,不久后拿着一大束假花出来了。

   他从后门出了商场,一朵一朵分开丢在地上,绕了一圈,清完手里的东西,重新回到商场门口。